中央纪委监察部 |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RSS | 手机版本
您现在的位置:沂南县纪委监察局网站>> 廉政视角>> 清风文苑>>正文内容

腊八忆慈父

腊八忆慈父
    

沂南一中  徐仰臻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今日腊八节,是父亲的忌日,父亲已走了整整四个年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 如果父亲还健在,他应该是去赶湖头集或者斜屋集,有几个老相识,温一壶老酒,拉拉闲呱,吹吹小牛——这是他退休后唯一的乐趣。

        “三八斜屋四九哨,一六苏村二七姚。”父亲喜欢赶集,对苏村集、姚店子集、斜屋集、张哨集等等,如数家珍。这可能与早年为了养家糊口,维持家庭生计有关,却成了父亲晚年的生活常态。

        父亲八岁丧母,二十一岁结婚,养育了六个儿女,享年七十二岁。一生为人和善,光明磊落,从未与人有过龃龉。在对待子女问题上,算得上是慈父,因为从小缺少母爱,对子女少了一些严厉,颇为宽容。

        儿女皆是债,八张嘴要吃饭,缺衣少食,做父母的日子何其艰难!赶集卖点自家种的萝卜、芹菜、芫荽、葱蒜等,有时会卖小麦、大米等细粮,换点钱补贴家用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父亲用独轮车推了一袋子大米,领着我步行,趟过沂河去姚店子卖米。卖完后逛了门市部,花7毛钱给我买了一支钢笔。我到界湖上初中后,父亲就推着小车赶界湖集卖青菜,有时领着我去地摊上喝5毛钱一碗的羊杂汤。等我上沂水师范,有一次父亲和大哥推了满满一车萝卜到沂水去,结果卖了不到一半,来回步行一百多里地啊!剩下的萝卜回家全都腌了咸菜。

        父亲是个乐天派,很少见他焦躁。逢年过节,喜欢和小孩子喝两盅。喝酒时来点“压指头”游戏,而内容又往往和各个集市有关。父亲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“看看俺这四个闺女,没有一个疵头的。”就是都长得怪好看呗,应了那句老话——孩子是自己的好,庄稼是人家的好。大姐哂笑道:“一个个就和炮弹似的,别夸的丢人了!”父亲也不恼,只是笑笑。儿女们成家后,父亲在赶集时顺便走走闺女家。有一次到我家,笑话我饺子皮子擀得厚,其实因为素馅饺子,不合口味吧 。他到大姐家喝酒,很是自在随意;到小妹家喝酒,小妹也挺会哄他开心;到三妹家喝酒,三妹夫有时领着他爬爬山。等我搬家上了界湖,父亲来时一起到羊肉馆吃过几次饭,但也永远难以报答父母的供养之恩。

        父亲是位老党员,在村里做了近20年民办教师,到87年才转为公办教师调到外村去。我们一个200来口人的小村庄,考出了20多个学生。76年我上小学一年级,和上五年级的大姐一个班,父亲教着我们姐俩——复式班。当时一年级班有9个学生,我上了师范,徐兴祝考了师专,张景春考取军校。

        庄户不像庄户,学户不像学户,这是祖父常常批评父亲的话。做民办教师,一个月5元钱补贴,挣点平均的公分。等到退休,这种不是庄户又不是学户的尴尬得到放大,在村子里找不到啦呱的对班子手,所以父亲往往不是在赶集,就是在赶集的路上。不过这时不再推着独轮车卖菜卖粮,而是骑着自行车到处游逛了。

        熬好了腊八粥,父亲喝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泡好了一壶茶,父亲喝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想温一壶酒,和父亲小酌几杯,但这也只是奢望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: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

        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

        归途漫漫,珍惜当下,以此祭奠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